华为荣耀被卖,荣耀还能继续活下去吗?华为为什么要卖掉荣耀?

看本文视频点我

听本文播客复制链接到Podcasts客户端订阅:https://anchor.fm/s/bced3c0/podcast/rss


11月26日,任正非在送别荣耀时讲到,荣耀和华为离婚后就不要藕断丝连,新荣耀应该把华为视作对手,不能像小青年一样,婚姻恋爱,一会儿热一会冷,缠缠绵绵,划不清界线,也不要心疼华为,去想你们的未来吧。新荣耀可以拿着洋枪洋炮,与手持新汉阳造,新大刀、长矛的华为竞争,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任正非解释道,剥离荣耀是为了解决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困难。在美国一波接一波严厉的制裁下,渠道商因为没有水而干枯,供应商也不能采购而货物积压,这将导致合作伙伴员工失业、销售下滑、甚至拖累股市。

今天和大家聊两个问题,华为为什么会卖掉荣耀,被卖身的荣耀还能活下去吗?


荣耀简介

荣耀手机是华为手机2013年开始运作的子品牌,效仿小米手机的互联网打法,从线上起家,主攻中低端市场,目前中国市场占有率超过10%。

荣耀作为华为手机子品牌,实际上具有相对独立性。荣耀和华为虽共享硬件供应链、软件生态,不过两者在产品研发、市场销售等层面均区分。荣耀的产品研发集中在西安和北京,而华为手机的产品研发主要在深圳和上海。在销售层面,华为和荣耀的基层团队完全是各自抢市场,多名渠道商说,“华为拓展了市场并不会把荣耀一起带进来,都是各谈各的”。

由于各自求发展,荣耀与华为出现左右互搏。荣耀2019年秋季发布的旗舰机型V30 Pro和华为早两个月发布的高端旗舰系列Mate 30配置类似,都是使用当时最新款的麒麟990 5G SoC芯片,“但是V30 Pro系列就是要便宜好几百元,而且外观非常漂亮,实际已经在抢华为的份额了”。


华为为什么要卖掉荣耀

美国制裁之下,华为手机销量骤减。IDC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5580万台,超过三星位列全球第一,市场份额达20%;但到了三季度,华为的出货量降至5190万台,回到全球第二,市场份额降至14.7%。荣耀则更受打击,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在2019年一季度,即美国首轮制裁的前一个季度,荣耀占据华为全球出货量的四成,在国内市场占比甚至达到五成。到今年三季度,荣耀在华为内部占比已经从历史高点的四成,下降为26%。

由于美国持续对华为进行制裁,华为供应链尤其是芯片供应出现困难。之前的华为手机主要采用自己研发的麒麟芯片,该芯片由芯片代工厂台积电生产。在美国今年对华为的新一轮制裁下,台积电9月15日后就不能再为华为制造芯片。华为只能向外部供应商高通、联发科等采购芯片,但这也需要获得美国政府放行。

上述在华为负责5G业务的高管说,华为当初做荣耀是因为自研高端芯片有溢出效应,改一下就可以做低端,相当于‘一鱼两吃’。但现在如果鱼都没了,还吃什么?”

“‘8·17’制裁之后,如果华为只能生产一台手机,肯定是优先保证华为而不是荣耀,荣耀在华为内部其实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

考虑到供应链挑战,华为自身的芯片供应已经十分紧张了,没有更多的余力去兼顾荣耀,所以最终选择剥离荣耀,“弃卒保车”。

而主打中低端市场的荣耀只能服从大局。今年7月发布的荣耀30青春版和X10 Max使用了联发科芯片,而其去年的版本均使用的麒麟系列。市场调研机构分析师表示,今年荣耀使用麒麟芯片的机型较去年更少,整体来看,荣耀新品的发布时间、选材等环节都受到一定影响。


那么,荣耀独立后,还能活下去吗?

荣耀独立出来之后,美国政府卡不卡它,这是它首先要面临的问题。理论上,新荣耀已经脱离华为,从股权关系来看,美国没有理由再限制它。但是,如果美国不放过新荣耀,新荣耀的供应链依然存在巨大欠缺,最终还是难以生存。

买方渠道商也表示,美国制裁最为“忐忑”的地方。为了最大限度打消美国政府的担忧,新荣耀计划在未来上市,上市之后所有的数据都能通过报表来看到。

互联网手机出身的荣耀亦在加速补齐线下渠道短板。“今年开始,荣耀在线下团队建设投入非常大。之前,主打线上渠道的荣耀,在重庆当地人员很少,但现在业务人员已经有几十人,促销员更是上百人。荣耀还从产品规划伊始就为线下渠道留出利润,比如最便宜的64G版本在线上卖,线下就卖配置高的,给渠道保证利润。

若新荣耀能够顺利打通供应链,无疑将获得新的发展机会。目前荣耀已经在按照独立品牌的打法规划完整的高中低端产品线。“原来荣耀走到3999元就到顶了,再往上的价位要留给华为,现在等于完全打开了”。

荣耀近期在快速推进体验店建设,“类似于华为那样的体验店,比如在一些三线城市也要最少开两个,最快的月底开始营业”。这是荣耀向高端市场延伸的布局之一。

近期荣耀提出了新的客户群要求,“现在不再建议渠道商去做低端客户,而是把客户群往上去拉,基本对准七八千、万元级的产品”。

而荣耀能否继续前进,还有一个前提就是,此次荣耀能顺利卖出,并且平稳过渡。

华为此次出售荣耀,坚定地表示要现金交易,不希望股权支付。这也反映了,新荣耀将完全脱离华为,之前华为的丰富供应链和关系资源将变得不可用。

此次接受是荣耀的是新成立的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在今年9月刚刚成立的,是由深圳国资和30余家荣耀经销商共同组建。这样一家临时成立的杂牌公司能否运营好荣耀还是一个未知数。

首先渠道商虽然走的销售流水很多,收入可观,但是净利润很低,很难拿出大笔现金发展开拓市场。

其次深圳国资和渠道商都没有直接运营手机品牌的经验,新荣耀还是由之前荣耀的管理层运营,收购方明确表示,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的发展方向。但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收购荣耀是以荣耀能够拿到芯片、活下来为前提,预计收购落地需要一定时间。


很多人寄希望于拜登政府上台后,能够改变对中国强硬的制裁措施。但是这点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目前中美两国正处于竞争的关键时刻,事实上,中国在贸易、制造业等方面已经占据优势,但是中国真正的软肋是高新技术产业,尤其是芯片产业。

早在2018年,美国封杀中兴后,个例的董明珠就表示要500亿砸出芯片。两年过去了,500亿连一个泡都没冒出来。

同年阿里巴巴收购芯片制造商杭州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也是为了研发芯片,此外阿里巴巴还相继入股投资了其他五家芯片公司,但是至今也没有什么大的进展。

中国芯,仍然是漫漫长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