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债务违约潮,机构狂亏600亿,和我们老百姓有没有关系?

看本文视频点我

听本文播客复制链接到Podcasts客户端订阅:https://anchor.fm/s/bced3c0/podcast/rss


债券市场简介

2008年金融危机虽然已经过去12年了,但是其依然影响着今天,警示着今天,时刻提醒我们要注意金融风险。很多人觉得2008年的金融危机起源是次贷危机,次贷也就是次级贷款,是指借款人信用不是很好的贷款。这些人获得了房贷却无力偿,以至于最后换不起房贷导致引发金融危机。然而这个答案对也不对,次贷违约确实是导火索,但其影响并不足以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灾难。真正引发金融系统崩溃的是把次贷打包进行买卖的债券市场。

债券就是发行债券的人向购买债券的人借钱。俗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债券的偿付优先级是要高于股票的,只要公司不申请破产,债券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足额偿付。正是因为低风险,所以大型机构投资者对高信用债券都趋之若鹜。

在之前蛋壳公寓暴雷的视频中我讲过,每一个租客的租金贷合同,都能够代表长租公寓拥有一笔稳定的现金流,于是长租公寓就可以拿这些合同在债券市场上发行债券,拿到资金,这就是资产证券化ABS。其实这一套玩法就是学习美国的。

金融机构把这些次级贷款合同打包在债券市场上发行ABS,然后出售给其他金融机构,比如各大银行,比如汇丰银行、花旗银行,还有各家投行,比如美林证券,还有雷曼兄弟。市场的普遍观点是,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傻到不肯还房贷,所以这些打包起来的次级贷款获得了评级机构AAA级别的评级。到了后来,美国房价下跌,越来越多人开始不愿意偿还贷款,大批违约产生,这些评级为AAA的债券瞬间变成了垃圾,价格大跌。这次次贷危机,美国共损失了16000亿美元。其中66000亿是各类基金持有,34000亿是银行持有。因为债券购买者大多数是大型跨国金融机构,所以波及范围广泛。

在中国,截止2020年,中国股市总市值为60多万亿元,而各类债券市场规模早已突破百亿元,而且债券市场波及的范围更广,中国的债券市场以国债和金融债为主,近些年企业债、公司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城投债、地方政府债、地方专项债也迅速发展。


中国企业债违约潮来临

11月10日,河南省国企永煤集团公告称,一笔10亿元人民币的企业债券到期无法偿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11月16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

11月18日,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控股子公司紫光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债券未能按期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八天时间,中国的三家大型企业出现债务违约事件,而且这些企业都是国企,信用评级为AAA的最高等级,这些违约引发信用债市场巨大反应,53只债券取消发行,规模合计285亿元,相比此前一周取消发行的规模暴增三倍。即便成功发行的债券利率也大幅下跌。

债权人和相关金融机构怨声载道,表示“太突然”、“信仰崩塌”。华晨集团随即还确认收到破产重整通知书,恐慌情绪继续蔓延。


债券市场普遍认为,国有企业的所有权归属中央或地方政府,即便企业的经营状况不佳,但政府最终会出手,筹措资金,帮助国企还债。过去政府在国企出现偿付危机时的确多次出手相救。这被舆论成为“国企信仰”,正因为如此,国企债券和银行借贷都享受便利和较低利息。

这一切都始于2017年,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四部委联合发布的指导意见,要求资产管理行业彻底打破刚性兑付。

投资机构表示,违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地方政府会帮助企业逃债、破坏债券市场规则。

与不透明的贷款市场相比,债券市场的特点是公开、透明、强约束,无论是技术性还是实质性的违约,任何一单都是一朝违约天下知。市场纪律的强约束是债券市场的重要特点。


永煤为何会违约

11月10日违约的永煤,成立于2007年,是河南省国有大型煤炭企业,控股股东是持股96%的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受河南省国资委控制。

就在违约前两周,永煤还在郑州举行了异常规模相当大的路演,有16家金融机构参加,10月20日,发行10亿元中期票据,10月30日,还兑付了到期的10亿元债券,一切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一点违约征兆,也没有提前预警。

根据永煤的财务数据显示,永煤的月经营现金流超过10亿元,短期流动性仍然还是比价好的,为什么会突然违约。

原来是其控股股东近些年盲目扩张摊大饼,业务从煤炭化工发展到贸易、物流、金融等众多领域,子公司高达34家。但多数业务是亏损的,只有永煤盈利能力比较好。所以永煤股东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一直定时定点把永煤账上的资金划走,由旗下财务公司统一管理。永煤怎样使用自己的资金,债券能不能兑付,都是河南能化说了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河南能化从2018年其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该集团有员工17.8万人。一方面发不出工资。另一方面,集团内部多名高层因为贪污腐败问题相继落马。


国企债务违约普遍存在偷逃废债

就在违约前,永煤进行了资产划转。将有利润的资产划归到同集团其他公司内。永煤的说法是,这些是被哪去还债,补发员工工资了。

华晨集团在违约前,也有隐匿转移财产,以逃废债的行为。

华晨集团先后在6月和9月将核心资产,申华控股和华晨中国股权分别划转至新设立的子公司。

这些都做都是在变相转移资产,防止债权人保全。将资产转移至三级子公司后,债权人就不能越级保全了。

一般来说,国企违约后,当地政府的态度最为关键。河南省政府的态度是,企业不行了,救不了,只能市场化手段出清。就算这次10亿元还了,下次很快又有一笔10亿的债券到期,就下去就会没个头的。

2020年7月,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发布,纪要规定,债券违约案件由债券发行人当地法院管辖。这个规定本来目的是降低司法成本,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在发行人当地进行诉讼,往往会面临着严重的地方保护注意,容易收到行政干预。

2019年东旭集团债券违约,债权人本来在杭州起诉,但是被移交到了东旭集团的大本营所在地石家庄,至今还没有开庭。东旭集团既不还钱也不谈判,更不破产重整,就是在拖。

一旦债券市场的规则被破坏,很可能会导致一个地区的融资收缩,融资成本上升。一旦融资停摆,不但是问题企业无法融资,同地区甚至同行业的正常企业也会收到冲击。

之前青海盐湖违约后,2020年前三季度,青海社会融资规模委449亿,而2019年的规模是1278亿,缩水了将近三分之二。新增贷款更是从2018年的350亿下降到2019年的不足30亿元。

2016年,东北特钢发生实质性违约,信用断崖式下跌,银行全部停贷,辽宁省地方政府债券和地方企业债券也无人问津。

目前已经有券商表示,他们已经把手里河南企业债券都出清了,以后也不会购买任何河南发行的债券。这表示,之后河南省属国有企业普遍都会出现融资困难,融资成本提高的问题。

永煤违约之后引发暴跌,市值只剩下200多亿,机构直接亏掉600亿元。债券市场上到处都是卖盘,整个债券市场信心受损。


国企债违约对我们老百姓真的没有影响吗

可能会有小伙伴觉得,这些国企,金融机构亏钱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有的是钱,没了再印就可以了呀。

但事实是,所有的金融板块都是一个体系,任何一个板块不可能单独存在,不影响其他板块的。债券市场更是如此。债券参与者大多数是银行、基金、保险、信托等大型金融机构,这些大型机构的钱从哪里来呢?自然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存款、理财、保险金。

根据统计,永煤宣布违约后,有多大37只持有永煤债券的基金产品集体下跌,超过10只单日跌幅超过1%。精致下跌会导致部分客户恐慌性赎回,基金经理就不得不抛掉此类债券,这就进一步形成了更大的下跌压力。最后这些亏掉的钱还是从我们每一个人的口袋里掏出去的。

截止2020年11月,信用债市场新增首次违约主体23家,违约债券160只,违约本息1221亿元。国企违约比例明显上升,已有10家国企违约,违约金额470亿,占整体金额的3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