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道征信获批,你的个人信息会变得更加安全吗?能否给征信行业带来变化?能顺利活下来吗?

看本文视频点我
听本文播客复制链接到Podcasts客户端订阅:https://anchor.fm/s/bced3c0/podcast/rss


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发放

2020年12月4日傍晚,央行官网发布公告称,受理了朴道征信有限公司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并公示了该公司的基本情况。

根据公示信息,朴道征信注册地为北京市朝阳区,注册资本10亿元。股权结构中,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5%,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5%,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持股17.5%;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7.5%;北京聚信优享企业管理中心持股5%。


北京金控成立于2018年10月,是北京市组建的金融控股集团,由北京国资委通过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独资成立,属于市属一级企业。目前旗下控股的持牌金融机构包括北京银行、北京融资担保公司、北京金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在筹备过程中,北京金控曾跟字节跳动(即今日头条)、美团金融、滴滴金融等有过接触和沟通,但最后有所调整,字节跳动退出,新增了小米金融和旷视科技。字节跳动在评估了商业模式、行业前景、相关政策风险等因素后,选择退出。

京东表示,对京东来说,有牌照作为护城河,京东才能把个人数据应用纳入行业数字解决方案之中,才能合法处理相关数据和信息。”

朴道征信引入的新股东旷视科技,其拳头产品是基于“人脸识别、活体检测和人脸比对”的验证方案。旷视科技官网称,凭借全球领先的“人脸识别、图像识别和多种活体识别”算法技术,为客户提供“身份证件信息采集、活体识别和人脸比对”全流程、全场景的人脸核身解决方案。

由于目前朴道征信还没有正是开始运营,我们也无法得知他目前主要会采集哪些信息,又会如何运营这些信息。但目前有一点可以确定,朴道征信发展的道路肯定是布满荆棘。


首先其股东构成就存在重大问题。

第一大股东是北京金控,全国性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地区的金融机构不太可能给他报送数据,只有北京当地的金融机构出于行政压力会报送数据,这就会出现信息孤岛问题,作为基础设施的个人征信牌照服务范围本应当是全国性的,如果只是实质上服务于区域金融机构就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大股东是京东数科。2019年9月,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发布的《移动App违法违规问题及治理举措》称,App和SDK存在六大类问题,包括涉嫌侵犯公民个人隐私、涉嫌超范围采集公民个人隐私等,其中京东数科旗下京东金融的App在被点名之列。

此外,京东数科还持有爬虫公司,上海诚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9.6%的股权。在2019年下半年公安部门启动打击套路贷、个人信息泄露的风暴中,聚信立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


第三大股东小米。2020年11月底,工信部在全国App个人信息保护监管会上,点名批评一些下载量大、使用率高的头部企业App,反复出现违规收集个人信息问题,存在推诿故意拖延整改现象,其中小米也出现在被点名的头部企业之中。


世界银行集团前全球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援助负责人表示,近年美国三大征信公司——益百睿(Experian)、艾可菲(Equifax)和全联(TransUnion)都没有开展除了征信之外的信贷、金融其他业务,“因为这必然有利益冲突,否则没有金融机构愿意分享客户信息;这将导致征信报告不准确、不全面。”

如果京东数科和小米也参与朴道征信系统运行,很难不让人担心,他们会滥用个人信息,为自己牟利。所以不管是京东小米的竞争对手,还是其他金融机构,都不大可能会选择把自己客户的信息上报到朴道征信。


其次是整个征信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百行征信是央行核准的第一张个人征信牌照,有效期三年,将于2021年1月31日到期。

百行征信成立之前,在大数据征信概念的风口,曾有八家机构试点筹备个人征信机构,分别是蚂蚁金服旗下芝麻信用、腾讯集团旗下腾讯征信、平安集团旗下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拉卡拉信用、北京华道征信八家公司。

但最终这八家试点均未获得牌照,央行相关部门负责人对此的解释是“不具备第三方独立性、八家机构各自依托某一个企业或者企业集团,在业务或者公司治理结构上不具备第三方独立性,存在比较严重的利益冲突;对征信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不够了解,且缺乏合规意识。

所以不知为什么这次京东,小米能通过审核加入朴道征信。


成立之初,百行征信的定位是与央行征信中心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将缺乏银行信贷记录的长尾客户纳入征信服务范围。百行征信的信息来源主要是网络小贷、P2P机构和消费金融公司等互金机构掌握的个人负债信息。

2020年5月23日,百行征信在成立两周年庆典上发布了最新的业绩数据截止,2020年5月22日白行征信拓展金融机构1710家,签约信贷数据共享机构将近1000家,白行个人征信系统输入个人信息主体超过8500万人,信贷记录22亿条,累计收录P2P借款人4000余万,基本实现网络借贷人群全覆盖。

但眼下伴随互金整治接近尾声,全国P2P公司已经清零。百行面临数据源断粮的窘境,网贷机构P2P行业都消失了,百行征信数据源就断了。

百行征信接下来主要是对接银行,同时探索一些相对于央行征信中心的差异化产品。大型银行和机构一般都会接入央行的征信系统,所以网点覆盖面小的银行可能是突破口,一些央行征信中心不做的事情,百行先做起来。百行征信更偏重线上业务。与百行征信签协议的银行多,实际落地的银行并不多。

在整个网贷环境恶化,百行征信的业务陷入泥潭的时候,很难相信朴道征信能打破这个局面。


另一个失败的样本是,2020年4月8日进入清算状态的试金石信用服务有限公司,三年前成立的试金石是三巨头强强联合,第一大股东招商局,旗下招商银行号称零售之王,给试金石提供信贷风控技术。第二大股东是中国移动,是国内最大的通讯运营商,拥有8亿多用户的实名资料,以及互联网金融身份核验的关键三要素,手机+身份证号+姓名,此外给试金石提供技术服务的是华为,这是公认的国内最强技术服务商。

但最终试金石也没有成功,大股东中国移动的国企背景意味着,试金石的机制很难市场化,同时从事放贷的关联股东招行,不属于独立第三方有利益冲突,再加上运营商能否利用客户数据做信用产品,存在严重的法律问题,这几个关键性缺陷,在试金石诞生之初就基本决定了倒闭的命运。


目前,在全国工商登记中带有“征信”字样的企业有50多万家,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机构想申请个人征信牌照,近三分之二机构想做企业征信。目前大数据征信一哄而上的现象,与当年的第三方支付情景非常类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