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大麻更上瘾,却可以合法买卖,笑气是怎样一门生意?

看本文视频点我

听本文播客复制链接到Podcasts客户端订阅:https://anchor.fm/s/bced3c0/podcast/rss


孤陋寡闻的我一度认为笑气只是一个玩笑,自己或者朋友遇到了特别好笑的事情,笑的停不下来的时候,经常会打趣对方,你是不是吸了笑气。在我的认知里,笑气就和后悔药一样,只存在于传说里。如果有笑气那该多好啊,人生就不会有烦恼了。

让人感到魔幻的是,笑气确实存在,而且也的确能给人带来快乐。

笑气也就是一氧化二氮,一般有两个用途。

第一个是用作食品添加剂。因为笑气具备快速挥发性和膨胀性,咖啡店通常用笑气来制作咖啡,蛋糕店用笑气来做奶油发泡。

第二个是医用。笑气可以用来牙科手术局部麻醉,或者妇产科无痛分娩。

人体直接吸食笑气后,会产生幻觉、快感,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这也是他被称为笑气的原因。

然而长期吸食笑气,会对神经系统产生不可逆转的损伤,严重者甚至瘫痪或死亡。


留学生是最先接触到笑气的一个群体。回国以后,他们又带动周边朋友去尝试,打气才逐渐在国内扩散开来。

有一个23岁的女孩子在一家美容机构工作。2017年她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贩卖笑气,她听说打气可以让人很嗨,当时又正好和男朋友吵架,心情很低落,便买了一些尝试一下。打完笑气之后,她觉得,晕晕的很舒服,就像喝醉酒一样。之后,一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她就会躲在房间里面打笑气,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到后来,哪怕一天不打笑气,她就会无精打采。

在微信朋友圈,一箱笑气弹标价600到800元不等,最多时,她一个晚上就能打掉一箱笑气,250支左右。如果是几个朋友聚会,消耗量更是会达到数十箱。

在打笑气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女孩子发现自己走路经常腿软,严重时会大小便失禁,到后来又出现了幻听幻视。经过医生诊断,她患上了使用精神活性物质,引起的依赖综合征,对笑气有强烈渴求及强迫性觅药行为,停用笑气出现戒断症状。于是,她被送进了戒毒中心治疗。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在2020年9月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者收集了2016年6月至2019年5月间,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就诊的,笑气致神经系统损害患者的临床资料。44个病例平均年龄为22岁,接触笑气时间20天至4年不等,这些人常见的症状有肢体麻木(77.3%)、四肢无力(47.7%)、走路不稳(31.8%)等。笑气对人的危害主要体现在对精神状态和神经系统的影响,吸食者的工作及生活意志衰退,对很多事情失去兴趣,社会功能受损。

大部分神经系统损伤病例是无法完全康复的。根据目前研究结果,结构性损伤一旦造成,完全恢复健康的比例仅17%。吸食笑气会干扰人体维生素B12代谢,常常引起周围神经系统或中枢神经系统病变,表现为身体迟钝、记忆衰退等。吸食笑气可能会直接导致瘫痪,发展到那一步,这个人就废掉了。


那么,这些笑气是如何在市场上流通的呢?

作为医用麻醉剂使用时,笑气通常储存在大号钢瓶中。医院对气体大钢瓶严格管理,通常不会外流。

作为食品添加剂时,笑气通常使用小钢瓶存储,又叫做奶油气弹。这种气弹大拇指粗细,装填到气弹枪上即可使用。

在笑气泛滥之初,奶油气弹通常从所谓的咖啡用品店流入市场。广州番禺警方在2019年破获了一宗笑气非法经营案。

笑气在我国目前属于危险化学品,商家要持牌经营。


2016年底至2018年8月期间,广州市佳啡咖啡食品有限公司,在未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在实体门店和淘宝网店上销售奶油气弹,也就是笑气弹。

佳啡公司主要从魏某等上游购买奶油气弹,而魏某则以咖啡用品公司的名义,从上海娜鲁娃和上海靖誉等公司大量购入奶油气弹。

上海娜鲁娃和上海靖誉分别成立于2010年和2013年,均从事奶油气弹进口贸易。裁判文书网同类案件搜索结果显示,山东、上海、江苏、湖南、浙江等地的笑气分销商都是从这两家公司拿货。这两家公司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两家笑气顶端供应商。

2020年7月,这两家公司以非法经营罪被判处罚款1800万元和1000万元,这也是目前国内处罚金额最高的笑气非法经营案。这两家公司的实际管理人员朱伟民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目前这两家企业仍处于营业状态。


进口笑气监管收紧后,国内笑气供给转为自产。2020年6月,杭州警方破获一宗案件,缴获笑气弹15.5万支。嫌犯从合法厂商处购买大钢瓶笑气,通过地下窝点分装成小瓶装后批量出售。

合法厂商通常是持有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正规笑气生产公司。根据笑气公司的说法,大钢瓶笑气通常卖给医院或者牙科诊所,客户购买时只要出示营业执照即可。

笑气分装地下窝点不仅工艺简单,而且利润丰厚,根据杭州警方披露,从地下加工窝点拿货,价格通常为每箱220到240元;买家转手,每箱可以卖到400到600元;末端经销商再通过网购平台、夜店、微信朋友圈等途径加价售卖。


目前,在淘宝搜索笑气,奶油气弹,是没有相关内容,但搜索小钢瓶,依然能看到与笑气弹外形规格完全一致的商品。

虽然笑气的危害并不亚于毒品,但是笑气在我国并没有被列入毒品管理;打气 吸食笑气,也不会像吸毒一样被追究法律责任。滥用笑气呈扩散化趋势。

2020年6月,山东省公安厅披露,2017年至2019年,该省破获的笑气案件从3起增长到20起。2020年开年以来,案件数已达51起。滥用笑气主要集中在青少年群体。5月,杭州警方称,2019年以来,全市接到笑气警情500多起,七成涉案人员是“90后”,两成涉案人员是“00后”。

笑气类案件通常以非法经营治罪,由经侦部门负责查办。经侦部门以重大经济犯罪为工作重点,本身工作任务相当繁重。没有特殊情况,经侦部门通常无暇顾及笑气非法经营行为。

如果涉案金额不够,经侦还处理不了,只能移交给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罚些钱,根本起不到太大惩戒作用。

要想管制笑气,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将其列管为毒品。一旦定性为毒品,从生产、销售,到使用环节,笑气都会面临严格管控。管制物品生产场所要安装摄像头,至少需要两个人同时在场操作,在存放运输方面,要有严格的进出账记录。


止咳糖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止咳糖浆含有成瘾物质,在列入管制前甚至可以在小卖部买到。列管后,止咳水生产企业必须向所在地省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申请办理定点生产手续;在使用环节,医生开药必须使用精神药品专用处方,处方量不得超过七天常用量;在销售环节,药店要设置专柜由专人管理、专册登记。目前,止咳糖浆已基本看不到被滥用的例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