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集团太子爷朱一栋,如何败掉300亿私募基金玩股票,最后锒铛入狱

看本文视频点我

听本文播客复制链接到Podcasts客户端订阅:https://anchor.fm/s/bced3c0/podcast/rss


私募基金是什么

提到股权投资,大家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股票。但是因为股票对于专业知识和心理素质要求很高,所以很多人就会选择投资基金。

基金简单来说,就是具有牌照的基金发行人向公众募集资金,然后拿这些钱去买股票,赚取收益。当然也有的基金购买标的是债券、货币市场等。

有的基金会在市场上公开发行交易,买卖自由,这种是公募基金。另外一种只向特定的人群发行,一般不再市场上流通,这种就是私募基金。相较于公募基金几乎没有资金门槛,私募基金一般对投资金额都会有一定的要求,起始投资额一般都在百万元左右,是真正的富人的游戏。

根据基金投资标的的不同,风险也有大有小,一般来说股票型基金风险最大,其次是债券基金,风险最小的是货币基金,余额宝就是一种货币基金。基金说白了就是购买一篮子的股票或者债券,所以基金的风险主要是标的股票的波动风险,由于基金是很多只股票在一起,所以最大限度上分散了下跌的风险,同时也能享受到股票的高成长。这也是大多数人购买基金的原因。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有正规牌照,市值高达三百亿的私募基金也会跑路,投资人血本无归。

2020年11月30日,阜兴集团、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涉嫌集资诈骗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刑事案件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审开庭。

事情开始于2018年6月,阜兴集团一笔股票质押的利息到期没有偿付,时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表示正在筹款解决,然而五天后,朱一栋消失了。银行、基金公司均无法联系到本人。阜兴系的资本危机彻底开始崩坍,牵连的银行、信托、基金公司十多家,此外还有阜兴系旗下三家正规备案持有牌照的私募基金公司发行的上百只基金产品,资金黑洞超过300亿元。


阜兴的资本游戏如何布局

朱一栋1981年出生,老家在盐城市阜宁县,是个标准的富二代。朱一栋父亲朱冠成在30年前白手起家,最早是在村里开砖窑,后来转向化工厂,主要做稀土业务。

中国稀土储量约占全球36%,供应全球80%以上的稀土出口,全球稀土的分离和冶炼也主要集中在中国。国内的稀土资源被过度开采,低端产能过剩,供过于求,于是在2014年工信部推动组建六大稀土集团,着手整合国内大大小小的稀土矿山和企业,朱冠成经营的阜宁稀土公司,被中铝集团收购,成为旗下的子公司。

虽然朱家发迹于稀土,但是朱一栋接管公司后,他本人无心从事实业,而是大笔投资金融行业。

早在自家的稀土公司被整合之前,朱一栋就已经在上海布局。2011年他在上海成立了阜兴金融控股集团。2018年变更为阜兴实业集团。公司的官网宣传,公司主要是做实业+金融模式,拥有浙江、海南、陕西等地的政府关系。

但事实上,阜兴系一直没有真正的实业,他的股权关系中分布着大量平台公司和用作投融资过桥的空壳公司。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阜兴集团布局错综复杂,主要关联公司有投资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产业基金等,也包括房地产、教育科技、医疗设备等公司。而一级子公司下面又设立了十几个有限合伙,层层嵌套,对外开展融资和投资活动。


朱一栋是如何走向犯罪诈骗的道路呢

2016年开始,朱一栋操控旗下的阜兴系开始试图控制两家上市公司。

第一家公司是华闻传媒,实际控制人为无锡市滨湖区国资委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2016年12月,兴顺文化拿到了,无锡市滨湖区国资委转让的50%控股权,兴顺文化的股东为朱金玲,是朱一栋的堂妹。同时,阜兴系还通过资产管理产品暗中增持华闻传媒股份,最终成为华闻传媒的实际控制人。

第二家公司是大连电瓷。2016年大连电瓷转让19%的股份给朱一栋父亲持有的公司,实际运营则是朱一栋一手把持。

朱一栋把大连电瓷的股份分三次质押给财通基金子公司财通资产,获得4.56亿现金,拿着这些钱开始操纵股价。

2018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时间曝光,2016年的股市相对平稳,大连电瓷却连日大涨,其中有200多个个人账户,频繁只交易大连电瓷,获利六亿元,这些迹象引起深交所注意。随后深交所监测到一个10亿元的基金专户,也涉嫌频繁交易大连电瓷,基金背后的投资方就是阜兴集团。

原来是朱一栋通过操盘手李卫卫,在78家券商共开600个账户,集中买卖大连电瓷股票,办案人员锁定了495个账户,这些账户操盘交易大连电瓷,如果有大量买卖时,就释放利好高价出货。

但是由于李卫卫操作问题,他使用配资账户同时炒作的另一只股票被爆仓,牵连整个账户被平仓,大连电瓷也连续跌停,朱一栋只能临时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

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的运作最后失败,2018年央视对这种行为揭露之后,大连电瓷股价再度大跌,虽然公司后续释放一系列的利好消息,试图稳定股价,包括股东增持发布,未来三年股东回报规划,可是始终没有挽回局面。随着股价暴跌,朱一栋的质押给财通资产的股权质押融资,触及警戒线,面临补仓,甚至平仓的压力,阜兴集团的资金越来越紧张。

股价操纵案曝光给阜兴集团带来沉重打击,声誉受损后,阜兴系旗下私募平台,资金募集量急剧下降,成为后续债务危机的重要导火索。


朱一栋操纵股价的巨额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

阜兴集团旗下有三家私募基金平台分别是意隆财富、上海郁泰、上海西尚。这三家私募共备案有158只基金产品,合计规模有240亿元。这些产品都是短期产品,最短的存续期仅为六个月,长的也不超过一年半,而对应的投资标的多为股权投资,如此短的投资期限对应股权投资,显然是有极大风险的。

很多投资人的想法是,当时买的时候看上的就是,期限短,期限长的就不敢买了,时间太长不确定因素太多,短期的如果发现问题可以及时跑掉。

从产品名称来看,这些私募产品投资标的,与阜兴集团对外宣传的业务范围高度重合,一般会涉及医疗、地产,稀土,旅游等行业,理财经理在销售过程中也会看人下菜。根据投资者偏好去推荐不同的项目,但是项目的质量和真实性却大有问题。根据投资人反映大量项目是虚假的,有些项目虽然存在,但是资金被阜兴集团挪为私用,阜兴还会反复使用过期合同备案,多次发行项目。

在一份上海郁泰医疗并购私募基金,六期基金合同上发现,这份合同文件99%的内容属于格式条款,几乎没有关于这支基金投资标的的介绍,有投资者说,在购买之前理财经理介绍,该基金投资有两家医院,江苏盐城建湖县中医院和江苏盐城亭湖区人民医院,并提供了电子文档的链接和两家医院的实地调研,点击链接后发现。所谓的实地调研只是几张信息含量极低的PPT,并没有说明该基金投入医院建设的哪些方面。以及标的的财务细节投资结构和风险控制,同时根据求证结果,盐城建湖县中医院近年没有扩建或兴建。

这只基金的备案时间是2017年11月23日,属于股权投资基金,托管的银行是上海银行,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基金备案后,在没有更新过任何信息。有的有投资者表示,他朋友买过这个公司的私募基金产品,而且也如期兑付了。基金有正规的备案,也有银行的托管,所以他觉得还是比较可靠的。所以就买了一些。

阜兴集团自称有深厚的政府关系,朱一栋也晒过自己和省部级官员的合影,借此彰显实力,最终成功与一些地方政府合作发起产业基金,但往往没有实际的投资项目落地,而阜兴则用这些悬空的产业,向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

例如阜兴旗下有一家名为浙江浦江产业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由阜兴集团控股60%,剩余40%由浙江省浦江经济开发区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其背后是浦江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浦江是浙江中部金华市的一个县,根据浦江经济开发区的说法,他们确实与阜兴集团合作成立产业基金,但是基金至今没有成立投委会,也没有召开股东大会,没有对外经营,也没有收到过阜兴方面的资金,也没有授权第三方发行私募基金,浦江经开也是受害者,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阜兴集团借着和地方政府形式上的合作,骗取了投资者的信任,中招的还有正规金融机构,财通基金的子公司除了向阜兴系提供股票质押贷款外,还和他合作开发了浦江产业基金旗下的多个资产管理计划,共募集资金超过9亿元。此外还有十几家持牌金融机构也深陷泥潭。

阜兴系三家私募平台,托管的机构包括上海银行、恒丰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徽商银行,虽然这些私募产品都收到严格的托管,但是托管行无法掌握资金转出后的去向。

2020年1月8日,证监会发布“阜兴系”相关人员的《中国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其中披露“阜兴系”实际控制365家企业,利用私募机构募集资金368.45亿元,挪用资金365.65亿元,其中98.90%投向关联企业。

在出逃两个月后的2018年8月,朱一栋被上海经侦从海外押解回国;2018年9月,朱一栋等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2019年5月,阜兴集团原副总裁王源等5人被批捕。


最后总结一下,朱一栋旗下的阜兴集团利用和地方政府的纸面合同,或者伪造的政府关系,骗取投资者和金融机构的信任,然后利用旗下持牌私募基金平台获取投资者和机构的资金,拿到资金后操纵上市公司股价

发表评论